• <strong id="qcdrh"><sup id="qcdrh"></sup></strong>

    <span id="qcdrh"></span>
    <acronym id="qcdrh"><blockquote id="qcdrh"><th id="qcdrh"></th></blockquote></acronym>
    <strong id="qcdrh"></strong><optgroup id="qcdrh"><li id="qcdrh"><source id="qcdrh"></source></li></optgroup>
    1. <span id="qcdrh"><sup id="qcdrh"></sup></span>
    2. <small id="qcdrh"></small>
       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返回首頁
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校長寄語
        2019-2020學年校長寄語第19期
        日期:2020-06-08 作者:王海明 閱讀次數:102

        教師的最高尊嚴在課堂丨薦讀

         轉自 人民教育
        民小編說

          “作為育人的主陣地,課堂自然承載著非比尋常的重任和意義?梢哉f,教師真正的高光時刻,是他站立于課堂之時。”

          每一堂課都是教師教育生命中的一個點,點點相連,便構成了他教育生命的軌跡,也決定了他教育生命的質地。如何在提升自己課堂品質的同時,提升自己教育人生的品質。一起來看這位特級教師的反思。

        01

        課堂,教師的道場

          提到課堂,我的腦海里常浮現出吳宓教授授課時的模樣。這位國學大師終生從教,門下弟子無數。吳宓教授之所以桃李滿天下,除了他擁有精深的專業知識外,更為重要的原因恐怕是他對課堂懷有無上虔敬之心,弟子溫源寧描述他上課時“像劃船的艄公那樣賣勁”。

          課堂上的吳宓教授,心中如有神。開講后,所有內容均脫口而出,無論是帶著學生品味《紅樓夢》,還是分析莎士比亞的作品,他都是大段大段地背誦原文;背到得意時,還會拿起手杖,隨著詩的節律敲擊地面;講到動情處,仿佛自己就是文中之人。

          學生劉炳善說,當吳宓教授說到羅馬帝國時,他的眼中閃現出異樣的光彩,他那穿著舊灰布大褂的雙肩猛然一聳,他那說話的調子高昂而自豪,仿佛那羅馬就是他的帝國,他自己就是凱撒!

          吳宓教授像打磨鉆石一樣打磨自己的課。半夜時分,別人早已就寢,他仍埋頭備課抄寫;第二天一早,別人還在夢鄉酣眠,他已在室外晨曦微露中誦讀吟詠。批改課后作業,他也是分外用心。他總是用毛筆蘸著紅墨水書寫,字跡像印刷體一樣工整,且每改一字,必把格子涂滿,以免學生誤認。

          可見,他的課之所以厚重,不是守株待兔、坐享其成,而是功夫到家之后的渾然天成。吳宓教授任教東南大學時,就讀于清華大學的梁實秋曾旁聽過他的課,梁實秋為清華大學未能將吳宓教授請到本校任教而深感遺憾。20 世紀 40 年代,昆明刮起“吳宓風”,時人贊譽:“吳宓的報告,倘能一字不誤記錄下來,就是第一等絕妙好文。”

          即便晚年身體虛弱,在聽說陜西老家的一些中學因沒有英語教師而不開英語課時,吳宓教授仍憂心萬分,表示自己還可以講課。在人生的最后階段,吳宓教授念念不忘的,仍是自己的教師身份。

          吳宓教授嚴謹治學的精神深深地影響了他的學生。弟子李賦寧回憶自己的老師時,說吳宓教授寫漢字從不寫簡體字,且字體總是正楷,端莊方正,一絲不茍。這種嚴謹的精神熏陶了他,讓他終身受益。

          對待授課,吳宓教授懷有宗教般的虔誠和投入,再加上他的詩人氣質,讓他在講臺上站立成雕塑一般的姿勢。他之所以被世人敬重,令世人感佩,在于他極度講究“師道尊嚴”。

          課堂,是教師的道場,既是布道場,也是修道場,體現著一個教師最大的價值和最高的尊嚴。

        02

        課堂當有儀式感

          課堂的核心要義不僅僅是知識的傳授,更是文化的傳承和文明的傳播,課堂肩負著發展文明和發揚文化的使命。因此,課堂是神圣的,教師理應對課堂懷有莊重和虔敬之心。

          只有教師心懷莊重和虔敬之心,方不負課堂本應有的神圣和莊嚴,教師才能在和諧有序的氛圍里引導學生求真、向善、臻美。這份莊重和虔敬之心便是儀式感的體現。

          擁有儀式感,課堂就會產生一種暗示,讓人專注于那一件事和那一刻,全情投入。思維的力量凝聚于一點,更有助于思考力的培育和創造力的生發,這會帶來學生精神上的裂變,從而提升課堂的品質和內涵。

          說課堂需要儀式感,并不是說課堂必須是嚴肅緊張的,而是強調教師不能丟了莊重之心和嚴謹的態度。至于外在的形式,可以生動活潑,也可以沉穩靜默,但不論哪一種,都需有一種和諧的秩序,并在這和諧的秩序里回旋著張力,帶給學生一種“幸逢其時”的欣喜和期待。

          “師嚴然后道尊,道尊然后民知敬學。”我們的先人一直強調知識的神圣和莊嚴,現在,我們重新呼喚課堂的儀式感,這不是拘泥于師道尊嚴,也不是僵化教條,而是對教師職業的責任感和使命感以及對文化本身的尊崇。

           我曾被《給教師的建議》中的一個案例深深震撼:一位有30多年教齡的老教師上了精彩的一課,觀摩教師都聽得入了迷。課后,當被問及如何準備這節課時,這位老教師說:“這節課我準備了一輩子,而且,一般來說,每堂課我都準備了一輩子。但是,直接針對這個課題的準備,也可以說是教研室里的準備,則僅花了約 15 分鐘。”為一節課準備一輩子,這便是無比虔誠的儀式感,背后透露的是無上神圣的責任感和使命感。

          前面說到的吳宓教授,每逢上課的日子,他都會穿一襲灰布長袍,一手拎布包袱,一手拄手杖,戴一頂土棉紗帽,有種古板的莊重。他的布包袱里,總是裝著幾本厚書,里面或夾著或貼著許多紙條,紙條上工工整整地寫滿了字。

          每次上課,他必提早十分鐘來到教室,像時鐘一樣準,然后擦好黑板,寫下這堂課要用的參考書,一寫就是一黑板,包括書名、作者、出版社和出版年代。

           對待課堂,我也是心懷虔敬。

          我隨時隨地學習和思考,并隨手采擷素材,作為備課之資,以提升課堂的容量和質量。每次臨近上課,我都會認真檢查一下自己的著裝,以保持知性、優雅的教師形象。

           我從來都是提早五分鐘走進教室,調試課件,打開投影儀,拉上電腦桌邊的窗簾,提醒值日生將黑板擦拭干凈,然后靜靜等待。

           待預備鈴響起,我會快步走上講臺,挺拔地站立,看著學生快速回到座位,然后用莊重而柔和的目光與每一個孩子對視一下。

          直到所有學生端坐完畢,以期待的目光看向我時,我才宣布上課,聲音輕柔卻有力,然后師生相互問好,帶著飽滿的熱情,開啟新的一課。

          儀式感,既是課堂的底色,也是課堂的一部分。于我,那三尺講臺是一方世界,本應神圣、莊嚴。心中有繁花,自有芳香;心中有儀式,自有氣象。

        03

        教師的每一點自我提升

        都會讓課堂發生一次“微革命”

          教育是關乎精神成長的事業。在精神世界里,學生是教師的后裔,會傳承教師的某些基因。如果希望學生朝著美善的方向發展,教師自身首先需要成為美善的典范。

          為此,我們當特別重視自身作為榜樣的力量,給學生樹立起一個具體可感的精神模板?梢哉f,教師的每一次自我建設,每一點自我提升,都可能會讓他的課堂發生一次“微革命”。

           每一堂課都是教師教育生命中的一個點,點點相連,便構成了他教育生命的軌跡,也決定了他教育生命的質地。假使教師能用一顆匠心來守護他的課堂,對課堂精益求精,盡力使每一個點都達到極致,那么,他就在提升自己課堂品質的同時,也提升了自己教育人生的品質。

           若教師愿意創造性地對待自己的勞動,那么他的每一節課就都是獨一無二的,他本人也會因此顯得獨具個性并因此變得更強大。若我們每個人都變得更強大,有思想有信仰,有方法有智慧,則就能“雖千萬人,吾往矣”,單槍匹馬也毫不畏懼。

          在教育之路上,個人的力量固然是微弱的、渺小的,但一點一點力量匯聚起來,足以成為火炬,照亮自己,點亮學生。

          且讓我們盡心守護自己的課堂,使自己的課堂充滿智慧、靈動和張力。這樣的課堂,不只能豐富學生,也能豐盈教師自身。我們雖然處在一個平凡的崗位上,但若是抱持堅定信念,凡心所向,素履以往,也能閃現出迷人的光芒。其間的種種努力都會成為支撐我們的力量,照亮自己的教育人生。

          朱光潛先生說“此時,此身,此地”,我說,從現在起,從自己開始,進行自我反思和自我建設,懷著教育的理想,步入真實的課堂……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威海經區皇冠小學 @ 版權所有 后臺管理 技術支持:威海信息港

        地址:威海經區皇冠花園小區31號 Email:whjqhgxx123@sina.com 電話:0631-5982537

        魯ICP備10013367號  魯公網安備 37100402000123號

        亚洲AV最新天堂地址